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金蛊(93)变身(一)

金蛊(93)变身(一)

“不见了?”我瞪大眼睛,看着丰禹,由于心里的焦急,使得我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,我尖声道:“不见了是什么意思?你说清楚点!两个大活人,怎么会不见了?”

这时候大海等人也围了过来,何建拍着我的肩膀道:“别急,先听他说完。”

我点点头,但是还是很焦急的对丰禹道:“我走了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快!你快告诉我!”

我的焦急自然不是没有道理的,毕竟我知道,呼玛和风灵子肯定也和我一样,人鱼蛊的蛊毒不知道为什么,已经提前发作。(我想是因为水蛊部族的人肯定施了什么手段)而我正好带着解药回来,本来打算给他们一个惊喜。可是现在,他们居然不见了。两个蛊毒发作的人,就这样突然不见了,叫我如何不担心,如何不感到焦急?

丰禹这时候也缓过来一点气,拍拍自己的胸口道:“在你走了之后,我们就按照你的吩咐躲在蛇头山里面,开始两天,……咳咳……”丰禹咳嗽了两声,看来他在跑上来的时候,是用了很大的力气的。由此可见他心里的焦急程度。

“开始两天,我们都躲在山里,什么地方也没有去。就连吃饭,都是在山上抓野味和摘果子吃。到了第三天的时候……”说到这里,丰禹的眼睛有些茫然,脸色怪异的进入了那天的回忆中……

我临走的时候,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,所以才建议他们先去蛇头山躲避一下。同时还把血妖童留在了他们身边以防万一。

呼玛和风灵子对我这个意见都非常赞成,所以才带着洛古一家人躲进了蛇头山离祖坟山不远处的林子里。

他们甚至还在林子里用树木和野草搭出了两个小茅屋,一个给洛古一家人用,另一个就是呼玛和风灵子用。

而逹亚,我还是让吉娜带着她,去了吉娜的师傅那边。

到了第三天,晚上。

年轻人总是精力比较旺盛,所以一般时候,丰禹都睡得比较晚。加上突然来到山里睡觉,这种感觉让丰禹感到非常的新鲜。而且丰禹在知道我们都是蛊师的身份之后,总是时不时的要么缠着风灵子学习道术,要么缠着呼玛学习蛊术。但是这些都被呼玛毫不留情的拒绝了,就连风灵子,呼玛也严厉要求,不许把这些东西教给丰禹。

我明白呼玛的意思,他是不希望丰禹这孩子卷进我们的斗争里来。

但是丰禹哪里知道呼玛的用心,在几次央求未果之后,失望之余,对呼玛也生出一种淡淡的厌恶感。

而今天晚上,丰禹的打算是悄悄的把风灵子叫出来,想办法说服风灵子教他学道术。

所以在等到大人们都睡着了的时候,丰禹一个人偷偷的溜了出来,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呼玛他们的那个茅屋面前。

那天是月末,所以天黑下来之后,根本就没有月光,加上本身又在树林里,所以晚上的时候,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丝毫不为过。

丰禹悄悄的走到了茅屋门口。

黑暗中虽然时不时的传来一些虫子的叫声,但是丰禹却觉得异常安静。就连自己的呼吸声,丰禹都能清楚的听见。

所以到了茅屋门口的时候,丰禹屏住呼吸,把手轻轻的按在茅屋那扇用树枝编出来的门上面。

突然一阵凉风吹过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丰禹突然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,脊背有些发凉。

——丰禹觉得,似乎在黑暗中,有双眼睛,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!

几乎是下意识的,丰禹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,不过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。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丰禹在心里安慰自己:没什么的,只不过是风吹得自己有些发冷罢了。

丰禹抓住了那扇门,手上开始用力,准备把那扇门轻轻的拉开,然后自己潜进去偷偷的把风灵子叫起来。

连如何把风灵子骗出来的借口丰禹都想好了,他打算告诉风灵子,自己刚才在祖坟山那边看到一些东西,希望风灵子去看看。

不可否认,丰禹这个借口是不错的。毕竟风灵子是个道士,对坟墓里一些奇怪的东西,他自然是非常有兴趣的。

不过丰禹还没拉开那扇门,心里就突然咯噔了一下!

——就在这时候,他忽然听见,一种粗重的呼吸声,就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响起,而且……那吹在自己背上的风……居然带着一丝热气,而且……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!

——那不是风,那是某个东西嘴里喷出来的气!

丰禹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手不由自主的放开了那扇门,然后缓缓的,回过了头……

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,而就在丰禹回头之后,却发现那个呼吸声又突然消失了!

他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,呼玛房间里突然传来“哇啦!”一声怪叫,然后只听得“蓬!”的一声响起撞开了那扇门,一个东西卷起一阵风,擦着丰禹的耳边飞了过去!

这时候丰禹再也忍不住了,完全是下意识的“啊!”大叫了一声,然后抱着脑袋就跑了回去!

与此同时,前面不远处的林子里传来一阵非常激烈的怪叫声。那种声音,用丰禹的话来说,就像是两只猫在打架一般!

这时候的丰禹已经被吓坏了,什么也顾不上的抱头鼠窜,冲进自己那个茅屋,一头就扎进了用来睡觉的草堆里。

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洛古两口子也被吵醒了。

看着丰禹惊慌的冲进来,洛古点燃从家里带来的油灯,然后抓起一根树枝就抽在丰禹的屁股上:“狗日的,深更半夜的,不好生睡觉,你想吓死老子?!”

丰禹捂着屁股,一脸惊恐的指着外面道:“阿爹!外面……外面有东西!”

洛古怒道:“荒山野岭,深更半夜的,外头没得东西才怪!看你那鬼德行,几只野猫打架,就把你吓成那样子了?”

丰禹还想解释什么,洛古又扬起手里的树枝狠狠道:“给老子好生睡觉!”

说完“噗”的一口吹灭了油灯,屋子里顿时又黑了下来。

丰禹躺在草堆里,虽然眼里什么也看不见,但他还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外面,整个人紧张到了极点。

同时,丰禹的心里又升起一个疑问: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动静,呼玛阿伯和风灵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呢?

想到这里,丰禹又忍不住心里的好奇,偷偷的,从屋子里溜了出来。出来的时候,还顺手把油灯旁边的火柴拿在了手里。

这时候外面的那种怪叫声已经消失了,丰禹虽然好奇,但是这种寂静无声的感觉还是让他心里有些发毛。

两个茅屋间相距不过十多米的距离,丰禹有些犹豫的轻手轻脚,再次来到了呼玛他们睡的茅屋门口。

这一次,他没有急着去拉门,而是站在门口,悄悄的听了一会,见没有任何动静之后,才轻轻的抽出手里的火柴,“嚓”的划亮了一根!

但是——突然一阵怪风,“噗”的一下就把刚点亮的火柴吹灭了.

而且,就在火柴刚擦亮的瞬间,丰禹看到……居然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,正蹲在自己的脚下!

说是“巨大”可能有些过分,那个影子只不过像是一个蹲着的人一般大小。但是……如果那个影子,是一只蛤蟆的话……那就只能用“巨大”来形容了。

在那一瞬间,丰禹所看到的,赫然就是一只巨大的——蛤蟆!

在那一瞬间,丰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似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!他再次咬牙抽出一根火柴,准备点亮来看个究竟。但是由于紧张得双手发抖,所以接连划断了两根火柴,都没能点亮。

直到他哆嗦着点亮第三根火柴的时候,地上蹲着的那个影子又消失了。同时,丰禹又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阵“呼哧呼哧”的声音。

丰禹一转头,差点没直接晕过去……

一只两米来高,全身血淋淋的怪物,正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,一动不动,似乎眼含怒意的看着丰禹。 《金蛊(93)变身(一)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